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农商学丘的博客

尊客到访 蓬荜生辉

 
 
 

日志

 
 
关于我

白云珠水春秋读, 挥锄拉锯南北渡。 贾客奔走几经年, 银发始作冲浪图。

网易考拉推荐

值得一读的文章__《想起汪强先生的泡桐树》  

2014-01-16 11:15:48|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值得一读的文章__《想起汪强先生的泡桐树》

日前读《羊城晚报》花地副刊文章《想起汪强先生的泡桐树》,深有感触。文章不长,寓意颇深,以小见大,以微晓著。在当下为文革招魂唱赞歌潮流暗涌之际,细读此文,对那些毫无文革经历的年青人,不啻是极好的一堂政治启蒙课。即便是我们这样曾经沦海的过来人,仍然有着重要的启迪意义.因为时至今日,尽管不希望文革重来,但将”文革”与”文革时期”混淆的人仍旧不少呢!

想起汪强先生的泡桐树                                                       口丁辉

一个月前,跟一个多年前的学生在QQ 上相遇。得知她现在南通工作后,我随意地提了下汪强老先生,没想到的是,她告诉我,汪强是曾跟她坐-个办公室的同事,只是巳退休。面对这样的巧合,我只有感叹:世界真是太小了。

汪强先生在圈内立名很早,我知道汪强这个名字却迟至20l2 年.2011 年底,河北的《 杂文报》 一时人手紧张,我却不过副总编刘晶先生的好意,遂赶鸭子上架做了四个月的该报特约编辑。2012 年3 月,就在我的“特约编辑”工作渐近尾声的时候,我收到一篇来自江苏南通的来稿.作者就是汪强先生。老实说.读到汪先生的文章的时候,我已经在数百篇水平参差不齐的稿件堆里“摸爬”得头昏脑涨,从而也深味了编辑工作的苦辛。汪先生的文章不啻是雪中送炭之外,犹如一缕清风,颇有提神醒脑的功效,思想与阅读的愉悦让我的疲惫一扫而空。
    汪先生文章的题目叫《 我家屋前的一裸泡桐树》。1966 年春天的某一个下午,少年汪强从路边捡了一根小拇指粗、一米多高的泡桐树苗。因为看不到它身上有绿色,他随手将它扔了。可走了几步,他又回头将它捡了起来。回到家,小汪强将它栽在屋前。本来,他对它并不抱多大希望,然而,几天之后,它的树皮转绿了,再后来,长出了芽,抽出了枝。十年之后,它成了一裸合抱的大树。

这裸泡桐树后来在汪强的生活中派上了很多用场,汪先生写道:“我是1966 年将它裁下的,1976 年,它成了一棵大树,而这十年,正是文革的十年。这就说明,文革时期也不是什么都不是,至少树木还在正常生长.还能最终成材,造福于人类。但是,“文革”和“文革时期”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不可混淆。文革时期只是与文革相关的时间概念。不错,这棵泡桐树是在文革期间生长的,但‘功劳’却不可记在文革的账上。汪先生写道:“批判《 海瑞罢官》,有助于它的生长吗?横扫牛鬼蛇神有助于它的生长吗?打倒刘少奇,将他说成叛徒、工贼、走资派,有助于它的生长吗?批林批孔.有助于它生长吗?评《水浒》、批宋江,有助于它的生长吗?反击右倾翻案风,有助于它的生长吗?”

汪先生的文章从一棵泡桐树写屺,落点却是对一种由来已久的肯定文革的论调的反驳。这种论调认为,文革也不是一无是处,不能一概否定,在文革期间,我国也发展了,也取得了很大成绩。比如1970 年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 东方红1 号”发射升空,标志着我国进入了太空时代。对此,汪先生写道:“不错,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确实是在文革期间升空的,但能将它的升空说成文革的成绩吗?难道不搞文革,它就不能升空吗? 批判《 海瑞罢官》 ,有助它的升空吗?横扫牛鬼蛇神,有助于它的升空吗?将刘少奇说成叛徒走资派,有助干它的升空吗?斗、批、改,有助于它的升空吗?”

后来广州的鄢烈山先生编《2012 年中国杂文年选》,收录了汪强的这篇文章。在自己的微博上给这本“年选”做‘广告”时,鄢先生直称“汪强最有才”,汪强先生用“一棵泡桐树”触及那么严肃和重大的主题,可谓一语解纷,一言息讼。写说理文贵能“四两拨千斤”,汪强可以当之矣。
   说奇怪也不奇怪,为文革辩护的各种论调最近又沉渣泛起!叫得起劲的基本是一些“可畏”的“后生”。清华大学教授李彬公然宣扬:“文革十年不宜用浩劫来概括,我们在文革十年内取得了很多很大的成就。“文革”和“文革时期”两个概念在李彬这里再次被混淆!李彬列举的文革时期的成就除两弹一星的研制、核潜艇的发明外,还有杂交水稻的培育成功。我们这里不妨套用汪强先生的语式:“批判《海瑞罢官), 有助干杂交水稻的培育吗?横扫牛鬼蛇神,有助于杂交水稻的培育吗?将刘少奇说成叛徒、工贼、走资派.有助于杂交水稻的培育吗?斗、批、改,有助于杂交水稻的培育吗?”
   论年龄.跟汪强先生比起来,李彬或可谓之“后生”或日“青年”,虽然顶着教授的冠冕。鲁迅相信过进化论,一度相信“青年必胜于老年,将来必胜于现在”。但鲁迅后来发现,献媚、邀宠、告密的恰恰是一些青年人。他在《导师》一文中写道:“ 青年又何能一概而论?有醒着的,有睡着的,有昏着的,有躺着的,有玩着的,此外还多。”

 

值得一读的文章__《想起汪强先生的泡桐树》 - 工农商学丘 - 工农商学丘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