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工农商学丘的博客

尊客到访 蓬荜生辉

 
 
 

日志

 
 

梦回宝岛(十五)--讲讲我在农场的故事  

2011-12-10 21:13: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土印记>第二集经已出版,许多人都想多了解文集的发起者及资助人李广生的事迹(尤其那些非红光场友者).广生是大忙人,常国内外各地飞,但仍抽出时间最后完成其许下的为印记写点东西之诺言,让我们得以有幸读到其大作.他虽只字没提及农场经历对其成长以至成为成功人士的影响,但字里行间仍可窥见其人生轨迹一角.时间虽然晚了点,但还是将其放上以作为本专集的收编之作吧!

 

梦回宝岛(十五)--讲讲我在农场的故事 - 工农商学丘 - 工农商学丘的博客
 

 

    讲讲我在农场的故事           立新队 李广生

 

人生几十年就是由许多一串串的故事所组成的,有的故事发生了,  却很快就忘记了,但有些故事却经久难忘.过后许久回味起来或是令人捧腹大笑或是耐人寻味,教益匪浅。

 

                   我的第一份工

    1969年8月23日,  我在太古仓码头乘坐红卫3号轮来到了海南秀英港,然后乘卡车到达了澄迈县福山国营红光农场,同行的一批人约有八九十个 。 我在场部住了几天就被分到了立新队,即后来的13连,那年我才16岁多。

    那时的立新队也算是个新建连队,周围村庄不多,防风林稠密,荒地不少,野草丛生,时有山猪光顾,糟踏庄稼,于是队长李景亮分给我与李敏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住在地瓜地里专门赶山猪。我们这些城里来的孩子别说山猪没见过,就是家猪也没见几回。地瓜地周围别说没有房子,就连个窝棚也没有,我和敏华花了两天时间又砍树条又割茅草,在地瓜地里搭了一个简易的草棚。晚上两人轮流值班,一个人在棚里休息,另一个人就提着马灯敲着坏犁头到地里走一圈,就像是电影《铁道游击队》里敲更人那样边走边吆唱着,走一圈下来约半小时,然后叫醒另一个人继续。当年我们还未到17岁,和所有的年轻人一样比较贪睡,睡着了就不[容易醒过来,所以这项单调孤独无味的工作干不了几天,工作程序就被我们们改变了。入夜后我们两人上山转一圈后就回到草棚睡觉 ,说好了半夜两人起来再巡一遍,但往往一睡就到第二天天刚亮有时甚至天大亮才起来,又转一圈才回连队休息。4个星期后的一天,队长就不让我们上山了,我问队长为什么,他说地瓜都让山猪吃光了,你们再上山,山猪就开始吃你们了。我的心刷的一下沉了下来,唉,都是贪睡惹的祸,第一份工作就这样不体面地结束了。

 

                     十七岁那年

十七岁那年,我调到了芽接班,干了几个月后,有一天我脑袋瓜好像突然开了窍,心里想,海垦1号胶树胶水多但外流;86号胶树有胶水但树杆恨脆,一遇台风倒得最多;107胶树的胶水少但树杆很坚韧,可不可以将它们的优势集中起来,搞一种优质高产胶树呢?于是,我就到大田把一棵86号胶树的树冠锯掉,然后把107号胶树的树冠接上去,希望能培育出胶水多树冠又抗风的好品种。当时干这事是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和甘做无名英雄的思想来干的,谁知却让一个赶牛车的老工人看见,并报告给当时的指导员周先喜同志。周指导员把我叫到队部教训了一顿,问我为什么要砍国家的橡胶,并叫我注意自己的家庭出身(我估计他已到场部调看了我的档案,看看在大田砍国家橡胶的知青是什么来路,然后才找我谈话的) 。 指导员的话如同晴天劈雳,让我17岁的心灵在颤抖。那时候“阶级斗争”的弦绷得恨紧,

“家庭出身论”横行,如果所谓的出身不好轻则被歧视不得重用,如稍有过失就会被划到阶级敌人的行列里实行专政。我搞不清白己的家庭出身,连夜写信向在广州的哥哥求证.没几天哥哥来了一封长信,我才知道自己的父亲曾经是国民党党员和国民党军官。哥哥的来信对我的打击,相信同龄人都能深切体会到的。我第一次感受到世态的炎凉,从那以后我变得更加谨慎了。以后我一直在连队工作8年,劳动也算是卖力的,然而,竟连个生产班的班长也没当过,甚至回城也几乎是最后的,恐怕也是受这个“家庭出身”所累了。“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孰知其极?”现在回想起来还得感谢周先喜指导员,他就此打住也算是救了我,如果碰上爱整人的指导员给我上纲上线,那我就完蛋了。

 

                          飞来的福份

    从芽接班出来后,我又到了割胶班.分给我割胶的树位叫花生地,一个树位有300株胶树左右。说是花生地,实际是一大块墓地,胶树就种在墓地里,胶树的行间中长了许多过膝高的杂草,杂草间还藏了不少干枯的橡胶叶。谁都知道割胶都在早上3点钟左右开始,一个人走在胶林里沙沙作响,你走它就响,你停它就停,好象有人跟在后头似的,不习惯时还挺吓人的。1973年的一天半夜,我在橡胶林里割橡胶,突然看到六七米远的飞机草丛里有东西在动,并且向着我移动,是人,是野兽?我左看右看就是看不清。当时我非常警惕地走到侧面,开大胶灯一照,哗!原来是一只大穿山甲(后来一秤有16斤多重),当时我手脚并用想尽一切办法终于把它降服,弄回连队的宿舍,并跟它一起生活了两个礼拜。

    岁月如梭,往事如潮。还有很多事情想与大家分享,但由于时间和篇幅的缘故.就不啰嗦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